znthmh.com

叙利亚孤城的危机时刻:极端组织最后的疯狂

发布日期:2021-07-24 07:17   来源:未知   

  2017年1月,叙利亚局势波诡云谲,战争进入了一个决定其未来走向的关键时期:在这个时刻,政府军刚刚取得了阿勒颇战役的胜利,叙利亚西北部地区的反对派武装遭受重创;与此同时,西南地区的反对派武装也在首都大马士革东郊地区发起了大规模的反攻,试图挽回阿勒颇战役之后全国的颓势。对于极端组织“YSL国”而言,这个时间更是其最后的疯狂时间。

  2016年以来,土耳其与“YSL国关系破裂,并对其发动了“幼发拉底之盾”军事行动,将其逐出了阿勒颇省北部地区;在伊拉克,伊拉克军队和亲政府民兵已经将其在伊拉克的大本营摩苏尔团团包围,其余几个控制区也被政府军完全切割孤立。因此,极端组织试图趁叙利亚政府军的主力部队仍在阿勒颇地区而对政府军控制区发动大规模的突袭2016年12月,极端组织突袭并攻占了叙利亚中部城市巴尔米拉,并将已经遭遇严重破坏的巴尔米拉古城再度进行破坏。在攻占巴尔米拉之后,极端组织又将目光转向了叙利亚东部的一座孤城——代尔祖尔。

  代尔祖尔市是叙利亚东部省份代尔祖尔的首府,该市自2014年以来就遭到了极端组织“YSL国”的包围,政府军“共和国卫队”下属第104空降旅、第17预备师下属第137机械化步兵旅(配备BMP-1步兵战车、ZSU-23-4自行高炮、少量T-72和T-55坦克)、121炮兵团(配备M-46野战炮,D-30榴弹炮,BM-21 Grad多管火箭炮)和当地的少量“国防力量”民兵总计4000余官兵以及城内大约10万~15万平民长期困守于此。

  极端组织长期围困该市,并在围困期间对这座城市发动了数千次的攻击。极端组织非常希望夺取该市,因为这座城市坐落于极端组织在叙利亚的所谓“首都”拉卡市和在伊拉克的大本营摩苏尔市之间,是连接两个极端组织“心脏”地区的纽带,而政府军在这座城市的坚守对极端组织的活动造成了很大的阻碍。

  得益于坐镇城中指挥的叙利亚政府军指挥官(104旅旅长)伊萨姆·扎赫雷丁(Issam Zahreddine)少将的卓越指挥,政府军在代尔祖尔市的防线一直较为稳定,政府军控制着大部分的市区、137旅基地和代尔祖尔军事机场;前两个地区与后一个地区凭借部分街道相连接。

  2016年9月17日,美军出动多架战机对代尔祖尔省机场南侧制高点塔尔达(Tardah)高地发动了大规模空袭,造成政府军一百余人死亡,3辆坦克、4辆BMP步兵战车和4座迫击炮被摧毁;事后,美军宣称这次空袭是一次“误炸”。空袭之后,极端组织随即发动大规模攻势攻占了这一高地,导致代尔祖尔军事机场因遭到极端组织的火力威胁而不得不停止使用,坚守代尔祖尔孤城的政府军因此而失去了最重要的补给来源。

  2017年1月,极端组织再次集中兵力准备在代尔祖尔市发动进攻,希望彻底攻占该市以取得一次可以鼓舞士气的重大胜利。这是极端组织在叙利亚战场最后一次万人规模的集结,他们集中了多达1.4万人的兵力,并许诺在攻占代尔祖尔市后奖励给每个武装分子一座房屋和一个“妻子”。

  进攻开始之初,战斗就迅速进入了白热化。极端组织发动了多次自杀式袭击,并使用地道炸弹和火箭弹对政府军的防线进行凶猛的撕咬。经过一日的苦战,政府军部队付出了12人阵亡的代价,杀死了至少20名武装分子(亲反对派媒体SOHR报道)。尽管俄罗斯空军及时对代尔祖尔地区提供了火力支援,但是极端组织仍然设法在代尔祖尔公墓地区和机场西北侧地区取得了地面进展。

  1月15日,极端组织扩大了地面攻势,在该市东部多个前线强行推进。在炮击和火箭弹袭击的掩护下,极端组织出动多辆自杀式炸弹车冲击了政府军在塔拉特·布罗克(Tallat al-Brouk)区和巴格里耶(Bagheliya)镇的阵地,并在随后的步兵冲击中夺取了这两个区域。在代尔祖尔市的公路线上,极端组织攻击了萨坎·贾希兹耶(Sakan al-Jahiziya)区,首次。极端组织发射了大量火箭弹,并出动了至少两辆自杀式炸弹车对政府军的防御工事进行了攻击。防守该地区的是战斗力较差的“国防力量”民兵,为了减少不必要的伤亡,他们撤出了该地区。此外,极端组织还沿加梅耶亚特·罗瓦德(Jameyeyat al-Rowwad)推进,占领了部分城郊的制高点。当天极端组织还一度攻占了代尔祖尔市的“阿萨德”医院,但政府军在随后的反击中将医院夺回。(注:亲政府来源称极端组织从未进入过该医院,笔者现已无法求证哪种说法符合当时的状况)

  当天晚上,政府军部队冒险发动了一次反击,短暂地将扑向前线的极端组织部队驱离了前线,但是极端组织很快又返回了战场。

  根据亲反对派媒体SOHR报道,全天的战斗造成了28名政府军官兵和40名极端组织武装分子死亡。

  经过的激烈战斗,双方一线的作战人员已经非常疲惫。政府军兵力有限,没有充足的预备队来替换一线作战的部队;然而极端组织拥有绝对的兵力优势,他们立刻将新的部队投入战争替换前一轮进攻部队,保持了高强度的攻势。

  1月16日,极端组织集结了约7000人的兵力向代尔祖尔市区和军事机场的连接部发动攻势。在接连不断的自杀式炸弹车冲击、火箭弹轰炸和步兵、武装皮卡小组的轮番攻击下,疲惫不堪的政府军部队最终被迫撤出了阵地。极端组织攻占了贾里亚(al-Jaryah)街区,并彻底切断了代尔祖尔市区和军事机场之间的道路,代尔祖尔的政府军控制区被一分为二。

  此外,极端组织持续在代尔祖尔公墓和附近的全景环形路口区域发动进攻,试图突破政府军在市区东南侧的防线,并于当天下午完全控制了公墓地区。

  在连接部被切断后,俄罗斯空军对代尔祖尔地区的极端组织目标进行了接连不断的轰炸。在超过85次空袭中,许多极端组织的车辆被炸毁,数十人被炸死炸伤。但是,极端组织凭借兵力的优势守住了新攻占的地区,政府军未能找到机会夺回这些区域。

  尽管在战场上处于完全的劣势,但是政府军部队仍然冒险发起了反击。1月17日,代尔祖尔的政府军地面部队在俄叙空军的支援下对极端组织发动了大规模的反攻,最终遏制住了极端组织的进一步攻势。经过四天的激战,政府军部队已经付出了50~75人阵亡的代价,而极端组织已经失去了200多名士兵。

  1月17日晚间,叙利亚政府军派出了多架直升机在代尔祖尔市临时开辟的着陆场降落,他们带来了大约200名援军(包括一批黎巴嫩“”的作战人员),并带走了一批受伤的士兵。这些行动发生在政府军地面部队夺回了降落区域仅4小时之后。除了一批士兵之外,政府军的直升机还带来了一名高级指挥官——穆罕默德·哈杜尔将军(Mohammad Khaddour)。哈杜尔将军是第17预备师的老师长,在一年前刚刚卸任。可能是因为哈杜尔将军本人希望返回前线炮兵团)脱离险境,也可能是政府军大本营希望老师长的到来可以鼓舞士气,最终政府军决定派遣他带领着增援部队在代尔祖尔进行机降。

  除了冒险派遣增援部队外,政府军还在代尔祖尔当地进行了大规模的动员。政府军呼吁当地15岁以上的青年加入“国防民兵”的作战部队或后勤部队支援政府军作战,曾被极端组织“清洗”过的沙伊特部落也动员了超过600名民兵加入战斗。这些新动员的民兵虽然没有经受过专业的训练,战斗能力低下,但还是在很大程度上填补了政府军的兵力空缺。

  1月18日,极端组织在塔尔·巴鲁克(Tal Barouk),代尔祖尔大学宿舍区和布尔·赛义德(Bour Saeed)街道继续向政府军阵地发动猛烈的攻击,双方进行了激烈的交火。由于担心误伤友军,俄罗斯空军未能在交战一线进行空袭,而是在二线的公墓地、塔尔达山和乌玛尔地区空袭极端组织的炮兵阵地、运输车辆和步兵集结点。虽然政府军进行了增援,但是极端组织仍然设法利用自杀式炸弹车攻占了代尔祖尔军事机场西部的发电站。在当天晚上,极端组织用坦克碾死了10名被俘的政府军士兵和亲政府民兵。除此之外,极端组织还在代尔祖尔的街头和附近迈亚丁市的街头悬挂了9名阵亡的政府军士兵的头颅,并在塔卡亚(al-Takaya)街挂起了另一人的遗体。

  为了干扰俄叙空军的空中侦察和打击行动,极端组织在代尔祖尔的多个地点点燃了汽油桶和轮胎以制造烟幕。

  1月19日至20日,代尔祖尔的战斗陷入了僵持。极端组织在军事机场西侧的进攻不断受阻,政府军在公墓地区和全景环形路口的反攻同样举步维艰。

  1月20日晚间9:30左右,极端组织对代尔祖尔军事机场南侧发动了大规模的夜袭,但是在遭遇火力压制后未能取得进展。

  1月21日,俄罗斯从本土派出了6架Tu-22M3轰炸机前往叙利亚代尔祖尔地区空袭极端组织的指挥所、弹药库和车辆。在俄罗斯空军的支援下,代尔祖尔的政府军地面部队在公墓地区东侧和全景环形路口附近夺回了多个阵地。

  1月22日早晨,代尔祖尔的天气状况不佳,俄叙空军的活动受到了很大的限制。趁此机会,极端组织突袭了政府军刚刚夺回的全景环形路口附近的阵地,但是袭击在持续了40分钟后被挫败,2辆汽车被摧毁。

  随后,政府军出乎意料地在同一地区对极端组织进行了反突击。尽管在兵力上占劣势,尽管已经在连续的战斗中疲惫不堪,但是政府军仍然进行了勇敢地进攻,它们最终击溃了全景环形路口和墓地区的极端组织部队,前进了约400米并夺取了墓地中部的制高点,40多名极端组织武装分子在这次政府军的反攻中被击毙。“我们的士气很高!”(Our morale is high!),政府军驻代尔祖尔最高指挥官扎赫雷丁将军在当天的战斗中如是说道。

  根据当地消息来源的报道,截至1月22日,已有超过500名极端组织武装分子在新一轮的军事冲突中被政府军和俄叙空军杀死,还有一些武装分子在政府军的伏击中被俘。政府军不得不在莫哈桑(Al-Mohassan)和胡维卡·萨卡(Huweiqa-Sakar)地区挖掘大坑来掩埋极端组织武装分子的尸体。

  1月23日、24日,伤亡惨重的极端组织仍然持续在代尔祖尔公墓地区、军事机场西侧和137旅基地外围发动攻击。但是这些攻击已经无济于事,因为俄叙联军在这两天的夜间向代尔祖尔进行了一次精心组织的增援行动。

  1月23日白天,四架伊尔-76运输机将一批政府军官兵运送到了叙利亚东北部哈萨克省的卡米什利机场。夜晚,叙利亚空军出动了20架Mi-8和Mi-17直升机携带着官兵和补给对代尔祖尔市进行增援。这些直升机以4~5架为一组,在俄罗斯空军的掩护下分批次向代尔祖尔市前进。直升机抵达代尔祖尔上空后,飞行员通过夜视设备找到地面部队的激光指示装置并迅速降落。直升机仅在地面停留30~50秒以供士兵携带着装备和补给离机,随后便起飞离开。

  就这样,政府军设法在两个晚上向代尔祖尔运送了第一装甲师第153旅一个营和特战部队两个连总计约500人的有生力量。

  1月25日,SOHR报道称一名极端组织的“埃米尔”在代尔祖尔的战斗中被杀死。

  1月26日,政府军部队发动了又一轮的反攻,控制了约65%的公墓地区,但是已经无力打通连接代尔祖尔军事机场的道路了。

  双方的冲突持续到了2月中旬,政府军除了夺回了阿洛什(Alloush)山外再也未能取得更多的进展。此后,代尔祖尔地区的军事冲突仍在持续,政府军采取了以守为主、以攻为辅的策略,在确保代尔祖尔现有阵地安全的前提下尽可能地牵制了极端组织的兵力,直到同年9月政府军部队通过“大黎明”军事行动完成对代尔祖尔的解围。

  2017年1月的代尔祖尔战役是极端组织对这座城市的进攻中取得的最后一次重要的前进,机场与市区被分割也导致了该市的局势进入了最糟糕的阶段。当然,叙利亚政府军的英勇作战和伊萨姆·扎赫雷丁将军的卓越指挥最终挽救了这座城市。虽然双方的兵力比例达了一比三,但是防守代尔祖尔的政府军部队仍然成功地在10天左右的作战中基本遏制住了极端组织的猛烈进攻,并以大约120~150人阵亡的代价,击毙了500~700名极端组织武装分子(包括俄叙空军造成的伤亡),取得了战术性的胜利。此外,俄叙联军对代尔祖尔的夜间机降增援行动同样是可圈可点的。无论如何,这场攻势已经是极端组织的最后疯狂。在2017年1月的代尔祖尔乃至整个伊拉克——叙利亚战场,极端组织的丧钟已被敲响(文/东方军事观察EL)香港六会彩图四不像网址